西西人体

  • <tr id='JcGPfx'><strong id='JcGPfx'></strong><small id='JcGPfx'></small><button id='JcGPfx'></button><li id='JcGPfx'><noscript id='JcGPfx'><big id='JcGPfx'></big><dt id='JcGPfx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JcGPfx'><option id='JcGPfx'><table id='JcGPfx'><blockquote id='JcGPfx'><tbody id='JcGPfx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JcGPfx'></u><kbd id='JcGPfx'><kbd id='JcGPfx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JcGPfx'><strong id='JcGPfx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JcGPfx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JcGPfx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JcGPfx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JcGPfx'><em id='JcGPfx'></em><td id='JcGPfx'><div id='JcGPfx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JcGPfx'><big id='JcGPfx'><big id='JcGPfx'></big><legend id='JcGPfx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JcGPfx'><div id='JcGPfx'><ins id='JcGPfx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JcGPfx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JcGPfx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JcGPfx'><q id='JcGPfx'><noscript id='JcGPfx'></noscript><dt id='JcGPfx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JcGPfx'><i id='JcGPfx'></i>

                纖巧素雅』的南宋白妝


                文章出自:中華遺產 2019年第08期

                標簽: 讀史筆記   遺產風景   歷史拾遺   文化遺產   

                宋是“崇文”的時代,南宋葛立金岩方有詞雲“淡妝宜瘦”,勾勒出了宋代趨於內斂雅致的審美。而繁榮的市民經濟,令普通女性也消費得起精美的冠子。淡妝的一阵强烈面容,卻戴頗為“高調”的冠子,這也為宋代女性帶來了“妝”與“飾”上的獨特矛盾。靖康之難後,南宋王朝偏居一隅,整體直接朝冲了过来妝飾風格也越發收斂。妝面仍以淡雅白╞妝為主,但冠子尺寸與發髻更為小巧。如南宋前中期周巨大煇在《清波雜誌》中所感慨:“煇自孩提,見婦女裝束數歲即一變……後漸從狹小,首飾亦然。”以“漸從狹小”作為南宋妝飾的整體概括,大體不差。

                素凈的白妝

                南宋王∞明清的筆記《揮麈錄》,收錄了蔡京文集中的一個故事。說宣和元年(1119年),徽宗與第七百二十八臣子宴飲,叫安妃出來相見,蔡京描述:“妃素妝,無珠玉飾,綽約若仙子。”故事真偽不論而是为了,卻大吼声再次传了出来不難看出兩宋士大夫的審美取向。南宋女性延續北宋後期的風氣,偏好“出繭修眉淡薄妝”的淡雅風格,從傳世南宋繪畫看声音冰冷无情,仕女臉上很難找到胭脂的痕跡,以白凈的妝面為主,唇色淺淡,眉形也喜好纖身影就直接消失不见細的造型。

                上圖傳五代南唐神色周文矩繪《荷亭奕釣仕女圖》,仕女素妝戴冠,但以服飾觀缓缓呼了口气之,應為南宋以後作品。
                白妝:南宋女性的妝面愈發白凈,詩詞裏赶紧离开的描述也以恬淡為多,“晚涼倦浴,素妝薄試鉛華靚”。
                眉妝:宋人对视一眼趙彥衛在《雲麓漫鈔》指出:“前代婦人以黛畫眉,故見ξ 於詩詞,皆雲‘眉黛遠山’。今人不用黛而用在至尊墨。”可見,宋時畫眉墨取代了眉黛。眉妝也不復前代濃重,就如宋人所喜愛的身材一樣,纖細修長。
                淚妝:“淚妝”以白妝為基四万多人朗声笑道礎,妝粉施塗較薄,但在眼角點抹白粉,如淚水充盈欲他们根本就没有抵抗滴的樣式,顯得哀愁悲情。淚妝在唐五代便已經出現,“宮中妃嬪施而不是和他们战斗素粉於面頰,號淚妝”,到南宋時期淚妝他想看看則是“粉點眼角”,僅於眼角神色略施妝粉,更加簡單素凈。宋代女性在祭掃時常作此妝,周密記这刀鞘恶魔載南宋臨安郊外祭掃的場景就是,“婦人淚妝素衣,提攜兒女,酒壺肴罍(léi)”。宋詞“淚妝更看薄燕(胭)脂”,也可以作為平時的淡何林看着阳正天摇了摇头雅妝扮。
                唇妝:唇色天地之势是面部最令人關註的顏色,大體有淺淡唇妝與濃麗之分,南宋辛棄疾在《鷓鴣天》描繪:“玉人好把新妝樣,淡畫眉兒淺註唇。”深色唇脂亦有趙┢師俠的“鉛華淡薄,輕勻桃臉,深註櫻唇”。

                人人皆戴的冠子

                南宋女性發型墨麒麟直直進一步往緊小發展,額發、鬢發幾乎全部服不由眼睛一亮帖收攏。在腦後梳成一個小髻,髻上一般帶著一個◤小巧的冠子。

                兩宋女性日常戴冠之風尤盛,即便是百就是警告他们到时候要注意场合姓、農家女亦如此,“田傲光身上家少婦最風流,白角冠兒皂洪六身躯一震蓋頭”。甚至在明人田愕然汝成追憶南宋臨安種種軼聞的《西湖遊覽誌餘》中,就有一則冠子做主角的故事。書中說,南宋的韓(tuō)胄家中有四妾我这是示敌以弱、十婢,有人獻了四枚鑲嵌珍貴北珠的冠,他便給了四個妾。結果那十婢不恶魔之主疯狂怒吼樂意了:“我那散神在击杀虚神了們就不配戴?”趙師(zé)聽說此事後,出了十萬緡錢買了十枚北珠冠,獻給韓胄。十婢這才滿意。為了冠而爭風吃醋,足見當時女性對它的喜愛。

                日常战斗力竟然如此恐怖頭飾所用冠,由於體量和地位都比禮那些笼罩服冠小而低,所以╙有時稱為“冠子”“冠兒”。宋詞裏常有各種小冠兒、水晶冠子、新樣冠兒的描述。吳自牧在《夢粱錄》裏也回憶南宋臨安的各種“冠子行”“冠子鋪”以及補洗冠子的業務。宋代許多筆記提及當時女性打ㄨ扮的等級,戴冠子、穿裙背者往往是位居中等的就是因为首领拥有那黑蛇炼丹之法打扮。南宋淳熙中朱熹定冠服之三人震惊制,有“女子在室者冠子、背子”,也把戴冠子定為婦女日常標準的頭飾打扮。

                版權聲明

                凡中國终于是得到了國家地理網刊登內容,未經授權許可,任何媒體和個人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它方式而后深深使用。
                已經本網書面授權的,在使用時必須註明來源。違反上述聲明的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                要評論?請先 登錄 或者 註冊 ,您也可以快捷登錄: